数字经济的新驱动要素
来源:和讯网 更新时间:2017-06-20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网络智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高新民分享了对《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报告的看法并对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关系以及数字经济驱动力进行了阐述。以下是其发言实录:

高新民演讲视频

非常感谢腾讯研究院邀请我来参加这次活动,今天讲数字经济,我稍微讲一些自己个人的看法,也可能跟发表的指数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也可能我不一定对,大家可以参照。

首先数字经济的概念慢慢得到了共识。数字经济的概念,在国际上有不同的解释,是一个有歧义性的东西,特别是我们国内现在用的比较多,在研究院的报告里面也都提到了。我们引用信息经济、网络经济、互联网经济、新经济、知识经济等等,当然还有数字经济。但是目前数字经济在国际上用的比较多一些,包括我们在杭州开的G20,对数字经济有一些倡议。在最近一带一路的会议上也提到在数字经济方面要开展一些合作,当然别的词也有。

实际上最早的概念是信息经济,没有计算机的背景。当时讲信息经济是在统计信息指数的时候,那个指数要素是什么?比如你订了多少报纸,一个月花了多少电话费,这都算信息经济的概念,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数字计算机的概念。其实计算机出来以后还有两个阶段,一个是模拟计算机(Analogue computer),一个是数字计算机(Digital computer),数字计算机出现以后就数字化了。数字计算机出来的时候,尤其是PC出来以后,在80年代初期以后,以数字为基础的技术以及后来发展到网络,以数字计算机控制了网络为主的经济活动,一般当时就叫数字经济。

所以信息经济出现最早,后来是数字经济。数字经济是在数字计算机技术普及以后形成的信息经济,应该这样来理解。现在仍然有用信息经济的概念,与数字经济应该是一个概念。再后来就有了互联网,互联网出来就更加强调了互联网的支撑作用,出现在90年代以后(互联网的商业化是1991年),以前都是工业性的东西。

目前数字经济概念从80年代、90年代开始用,是跟互联网和数字计算机的应用开始有联系的,但是最近互联网发展以后,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的技术成熟开始应用,特别是在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基础上人工智能发展到新的阶段以后,也包括物联网产生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的支撑,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概念出现以后就变成了以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的经济概念。这个数字经济的概念,是目前国际上比较流行的数字经济的概念。

所以基本上可以有两个数字经济的概念:一个是基于数字计算机技术和网络的经济,包括数字网络支撑下的经济,是比较广义的;还有一种是当前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的或者是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经济,这个叫数字经济,讲法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为什么要讲这个东西,G20里面讲了数字经济,是一个广义的数字经济,现在你们的报告也是用的这个,但是我们现在很多国际上知名的研究机构,比如说麦肯锡,讲数字金融和网络金融是讲窄义的东西,还有一些Govern Group,讲的是数字政府,是采用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的概念。比如现在我们讲的电子政府,电子政府有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E-government,就是我们讲的环亚娱乐ag88。

第二个阶段,Integrated government——整合型的环亚娱乐ag88,就是部门之间能够整合起来。

第三个阶段,Smart government——智能政府。

第四个阶段,Data driven government——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政府。

所以从它的概念里面看的话,它的数字经济和数字政府的概念是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的概念,是最新的一个概念。我们在讲数字经济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概念区分开,这两个概念我认为都是有针对性的。

现在我们强调,比如说我们讲工业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智能制造,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型的企业,甚至数字企业(Digital Enterprise),德国人在讲工业4.0的时候,经常描述企业级的东西,已经不讲智能企业了,就讲Digital Enterprise,这个概念是强调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环亚娱乐ag88娱乐驱动是核心。

机器换人,不是智能制造真正的核心,核心还是环亚娱乐ag88娱乐。

去年百人会,孟院长他们也参加了,还有跟信通院合作了一个中国数字经济,那个时候还叫信息经济,做了一个定量分析的报告。这个报告也发表了,发表了以后,是用的G20会议中的广义的概念。我看你们数字经济里面分了三个部分,当然也是可以的。我比较倾向于数字经济是两个部分,这跟原来最早的时候讲第一信息经济部分和第二信息经济部分是对应的。第一部分是叫基础型、支撑型的信息经济,主要是ICT和互联网本身。其实我认为腾讯公司应该属于这部分,因为你们以平台型的企业为主;第二部分是数字经济融合部分,用ICT和互联网,互联网+的概念,跟传统的产业能够融合产生数字经济。

现在你们的报告里面我也注意到了,可能还加了一部分,完全新兴的一部分,是原来没有的,这样做也是可以解释的。但是这里面会有一个难题,将来融合了以后,分不出是新的,还是旧的,像电子商务就是这样。现在马云说了是新零售,但归根结底还是零售,没有什么电子商务的概念,还是零售业,所以新零售和旧零售分不出界线来。因为没有旧零售,都是互联网。所以这还是比较稳定的。


高新民 | 数字经济的新驱动要素

我引用的就是百人会的图,这个图说明什么问题?百人会和信通院测算数字经济的时候,用了生产函数的方法,我参与了他们的研究。大家知道生产函数,一个是Capital,一个是Level,还有就是全生产要素。把全生产要素分成两块,包括 ICT投入部分和非ICT投入部分,产出部分还是原来的,然后用ICT投入部分和产出部分相比就是贡献率。用这个办法来测算出来,去年的结果是30.1%,你们算出来的结果是30.6%,所以用另外的一种方法做,这是很接近的。

从绝对量比的话,应该说是仅次于美国了。美国是11万亿美元,我们是3.8万亿美元。但是按照GDP比重计算,尽管是30.1%,但是总的讲还是跟日本英国等发达国家有距离。


另外相比速度,用1996年的速度来比。用同样的方法计算,美国1996年就达到32.9%,就是现在我们在GDP中的比重,因此从1996年的32.09%到2016年的59.2%是这样的增长幅度。我们在1996年只有5%,现在达到30.1%,我们的速度绝对是世界唯一的。过去20年,我们数字经济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在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中,比重能够达到30%,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另外相比速度,用1996年的速度来比。用同样的方法计算,美国1996年就达到32.9%,就是现在我们在GDP中的比重,因此从1996年的32.09%到2016年的59.2%是这样的增长幅度。我们在1996年只有5%,现在达到30.1%,我们的速度绝对是世界唯一的。过去20年,我们数字经济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在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中,比重能够达到30%,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这两部分还有一张图,蓝的部分是基础部分,基础比重2002年到2016年是慢慢递减的,融合部分在增长,而且基础部分是在慢慢稳定了。所以这个可能是个趋势,也是很重要的,下一步我们真正要做文章的还是融合部分。

这两部分还有一张图,蓝的部分是基础部分,基础比重2002年到2016年是慢慢递减的,融合部分在增长,而且基础部分是在慢慢稳定了。所以这个可能是个趋势,也是很重要的,下一步我们真正要做文章的还是融合部分。

顺便提醒一下,包括我们刚才主持人讲的,因为我们现在自己搞互联网,经常掉在那个圈子里去了,结果对我们这个行业是很不利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概念,五六年以前我就提出这个问题了,现在我们说,互联网经济要跟实体经济走,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不是一对矛盾,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是一对矛盾。但是从经济学的概念,实体经济就是物质型的经济,虚拟经济是金融类的经济,像股票、期货,这些都是虚拟经济,其英文词是另外一个词。但是我们现在互联网里面有虚拟世界(Virtual World),这个Virtual World里面出来的经济变成一个虚拟经济,中文里面变成一个词,英文里面是两个词语,金融中的虚拟经济来自Fiction。那么Virtual也是一个虚拟,但中文词为一个词语,英文是两个词。所以经济学里面的虚拟经济不等于我们在Virtual World出来的经济,不是一回事。

所以包括我们的电商、电子支付,电子支付可以说是虚拟经济的一部分,但是我们的电子商务完全是实体经济,克强总理在前些时候把这个问题也明确出来了。所以我们不要去说,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如何,这个概念不一样。

互联网经济大部分都是实体经济,只有互联网的金融部分或者是投资的部分,那应该说是虚拟经济。

另外还有一个,虚拟经济在英文里面有一个Virtual Economic的概念, Virtual Economic是讲网络游戏,包括虚拟世界里面的一些虚拟货币、虚拟玩具,是虚拟经济的概念。所以这几个概念,在研究中一定要搞准确,否则我们自己就掉到坑里去了。现在要搞实体经济,就把互联网排斥在外面,有很多地方的领导没搞清楚这个事情,实际上不是这么一回事,互联网经济,尤其是互联网融合的部分更是实体经济。

过去20年我认为很成功。我认为主要的驱动力是这几个方面,一个是PC最开始的时候,以及web应用。前年网信办曾经搞过一个“互联网发展20年”的回顾报告,为了乌镇互联网大会准备的,后来委托我,让我牵头弄,所以我们对20年的整个的发展情况做了一个概括,那个报告也出版了。

第一代我们的互联网,是门户网站推动的,包括门户网站、网络游戏等。2008年以后智能手机出现了,移动互联网是个转折点。刚才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数字经济发展非常快的阶段是移动互联起来以后。另外我认为要加上电商,电商前要加个定语,是消费型的电商。还有,社交、位置服务和移动互联网结合。

还可以举很多,但是基本上就是这些。这些东西概括起来讲,我认为都是消费端、需求侧里面驱动的一种数字经济。所以我看到你们报告那本书里面也写了。看到这个对生产力怎么影响不大呢?其实这个问题跟发展阶段有关系。因为在消费端里面对方便消费者的行为有很大的贡献,对经济也有贡献。但是劳动生产力没有进入到企业这一层,就是2B这一块,在前面的阶段中并没有做出非常多的亮点,也并不是主要的。

因此下一步,从现在开始我们重新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在竞争数字经济谁跑得快,谁做得好,我们应该清晰地看到这点。我们不能躺在过去20年我们数字经济发展很快的功劳簿上。

第一个就是物联网,特别是基于物联网的虚拟世界和物体世界,这个是讲虚拟了,融合了信息网络空间,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也是生产型互联网的基础,特别是工业互联网的一个基础。

第二个,基于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人工智能,这是另外一个驱动力。从技术上讲一共就是这两个东西,一个是物联网的CPS,一个是以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为基础的人工智能。因为人工智能不一定是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大环亚娱乐ag88娱乐是跟机器学习相关联的人工智能,现在完全是一个驱动力。还不是类脑的人工智能,类脑人工智能可能还有一段时间要去做,但是人工智能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从应用层面来讲的话,就是服务业、工业、农业跟互联网+的融合,我们叫作产业互联网化。当然还有社会生活的互联网化,现在我们已经做得比较好了,但是还要进一步的深化。还有就是社会治理的互联网,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认为这五点的话,是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到下个十年需要的。我们现在都做得很好,我们电商是第一,我们社交是第一,移动支部也不错的。但是我们要看到这块的难点,有挑战。

第一点,融合传统产业的转型不是那么容易的。2008年开始工信部抓两化,我都参与这个过程。现在新一点的亮点有,总体上来讲,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第二点,社会生活转型的难点,这个难点是什么?就是社会信用。我们社会信用的环节不改善,所有这些互联网+的所谓共享经济遇到很大的挑战。

第三点,社会治理的转型难度,这里面有很多关键的问题。

第四点,互联网本身技术架构也要有转型。现在互联网的架构,我经常说现在互联网是连接,BAT都讲,我们是做连接的。这个连接是什么呢?基本上是连接人和连接服务器的互联网。现在我们下一代的互联网,不是连接人,而是连接所有的事物。不仅连接服务器,IP地址能找到的服务器,能找到计算机,而且能找到服务器里面所有的东西,不仅仅是物,特别是环亚娱乐ag88娱乐、服务和过程。这四个东西,现在也是在互联网架构里面没有解决的问题。我本人现在也在跟美国一些科学家介入这个领域里面,在研究下一代互联网要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些技术和架构,在研究这个问题。

因此,怎么应对呢?我认为,我们现在双创搞得很好,但是基础性的创新力度不够,很多双创还是一些表面性的。ofo是北大几个学生搞的,其中有一个学生我还听他讲过是学考古的。他的父母坚决不让他去创业。他说不对呀,他就出来做这个,这个都很好。但是可能不是光这些东西,还有一些基础创业领域。

第二个,我们要纵深型的布局的深度。现在BAT在很多研究方面,是有一些纵深的布局。

第三个,投资。我认为目前有很多风投对短平快的项目感兴趣,稍微时间长一点耐心不够,这个问题要解决。

第四个,普惠性的深度和广度这个很重要。所谓普惠性就是我们社会边缘基层,我们的边缘地区,一些边缘的贫困地,这些东西是互联网要惠及他们的。我觉得这些问题都是有难度的,也是我们下一步发展数字经济,推动数字经济取得新的辉煌里面要解决的一些关键点。